足球在线 - 做最专业的足球门户网! ZQ24.com
热门: 恒大  C罗  德罗巴  拜仁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足球 > 分析 > 赛事前瞻 > Mcaac >

未及复兴又将衰败?解读红军财报里的巨额亏损

2014-01-21 08:44  来源:zq24.com   责编:本站编辑

   踏入2013年,罗杰斯的战术体系悄然在利物浦身上生根发芽,并逐步移植成型。时至13/14赛季,趁多支英超强队阵容大幅变更之际,已渡过磨合期的罗二期红军初显复兴苗头,年轻球员进步明显,令人耳目一新,SAS组合火力十足,进球如砍瓜切菜。从季初力斩宿敌曼联迎来三战全胜不失一球的历史最佳开局,到中途改掉联赛逢弱难胜的陋习,一路走来,意气风发。适逢圣诞又双喜临门,球队拿下久违的英超联赛圣诞冠军,俱乐部成功续约绝尘射手榜的苏亚雷斯。下至球员教练,上至集团高层,似乎都在以不同的方式向外界宣泄球队立志复兴的决心。

   有阳光的地方就有阴影,这句话对一派新气象的利物浦同样适用。根据最新版本的官方财务报表显示,利物浦足球俱乐部年度亏损额超过4050万英镑,如果不是为了应对欧足联的FFP(财政公平竞争)指标考核,芬威集团私自将年报调整为只涵盖10个月数据的财务报表,利物浦实际的年度亏损已达到5300万以上,一举刷新10/11赛季创下的4900多万历史记录。这就意味着在2009-2012年期间,红军累计亏损突破1.4亿!与此同时,财报数据显示,俱乐部的净债务大幅攀升三十多个百分点,增至8700多万。

   巨额亏损和庞大债务并驾齐驱,这是何等熟悉的场景,在吉列-希克斯时期就曾经历过!圣诞刚结束,利物浦旋即从榜首位置被拉下马,连负两大强敌之后,保住前四岌岌可危,最近又艰辛而幸运地分别战胜逼平了斯托克城和阿斯顿维拉两支实力普通的中游球队,气氛紧张中透着压抑,场面惊险中带点狼狈。这些都不像是好兆头。好容易逃离劫难的利物浦还未来得及复兴,难道又要重回新一轮的衰败?在理清财务报表里面的数字之前,暂时先不轻易下结论。

 

   备注:EBITDA是未计税项、利息、折旧及摊销前的经营利润,它等于营业收入与其他收入之和减去营业成本。税前利润=EBITDA-营业外支出-摊销减值费用+球员转会收益-利息支出。

 

   一、营业收入

   职业足球俱乐部的收入有三大来源:球票收入(也叫比赛日收入)、转播收入和商业收入,它们构成球队营收的支柱,都是兵家必争之地,利物浦也毫不例外。由于少了两个月的数据,2012年的营收比上年同期下跌1400多万。鉴于漏掉的两个月份没有正式比赛,故比赛日收入和转播收入仍维持不变,分别是4232.7万和6277.4万,再加上少算的2012年6-7月商业收入,营业收入能达到1.85亿,增幅不到一个百分点。

   1、比赛日收入

   11/12赛季的比赛收入涨了143.9万,达到4232.7万。虽然比上一赛季少了2个主场比赛(27场降至25场,因10/11赛季打了7个欧联杯主场,而11/12赛季没有任何欧战比赛),但由于足总杯和联赛杯都打进决赛,来自国内杯赛的球票收入得到显著提高,这部分收入的增长弥补了因缺席欧战带来的损失,而同时,联赛主场的观众人数同比上升三个百分点,场均球票收入因此从151.4万上升至169.3万。

   12/13赛季,红军国内杯赛的战绩惨淡,联赛杯和足总杯都早早出局,只踢了一场联赛杯的主场赛事,但是多了2场欧联杯资格赛、3场欧联杯小组赛和1场欧联杯淘汰赛,总共踢了26个主场。保守估计,12/13赛季场均球票收入取11/12和10/11赛季的平均值,也就是160.4万,再乘以26场,约4170万。

   2、电视转播收入

   11/12赛季的转播收入比上一年度下降了256万,约四个百分点,少了来自欧洲赛事的收入(10/11赛季的欧联杯转播收入是613万欧元,约等于528万英镑)是主因,虽然国内杯赛的转播收入有所提高(因比赛场次增多),但也未能完全填补欧战的损失,而且因为联赛排名从第六跌至第八位,直接让英超转播收入的分配份额(从5520万降至5436万)下降了84万。

   英超联赛电视转播收入分为四部分:一是国内转播的平摊收入,这部分收入等于国内转播总收入的50%,由20家英超俱乐部平分;二是设施费用,这部分收入与各球队被电视台现场直播的场次成正比,尤其被英超版权购买合同金额更高的电视台直播的场次越多,收入增长幅度就越大;三是绩效奖金,这与赛季结束后最终的英超排名挂钩,每一名次的收入差距约75.6万;四是国外转播收入,这部分收入也在所有英超球队之间平分。在转播场次和赛季排名此消彼长的作用下,利物浦英超转播收入12/13赛季比同期略有增长,共计5484万。

 

   12/13赛季欧罗巴资格赛每场有10万欧元转播收入,利物浦总共踢了4场资格赛(先后主客场对阵戈梅尔和哈茨),共获40万欧元。进入小组赛后自动获得130万欧元转播收入,另外,在小组赛踢平一场的奖金是10万欧元,赢一场得到20万欧元。三胜一平两负的红军在小组赛阶段共得200万欧元,随后在对阵泽尼特的1/16决赛获得20万欧元的转播出场费。利物浦另外在转播奖金池分得2433719欧元。12/13赛季共获取503万欧元电视转播收入,折合英镑约415万。

   假设2011-2013年三年内的季前赛转播收入都相等,由于利物浦在11/12赛季比10/11赛季多踢了5场足总杯和6场联赛杯,国内杯赛收入因此增长了356万(11/12赛季欧战转播收入和联赛转播收入分别比同期下降528万和84万,合计612万,而总的转播收入只下降256万,故国内杯赛多出了612万-256万=356万),而12/13赛季比11/12赛季少踢4场足总杯和5场联赛杯,假设两项杯赛的每场转播收入相等,近似得出12/13赛季的国内杯赛转播收入比同期下降约290万(356万×9场÷11场)。故得2013年度利物浦转播收入约为6450.4万(6277.4万+48万+415万-290万)。

   3、商业收入

   11/12赛季商业收入之所以比10/11赛季下降了1352.1万,是因为财报只涵盖10个月(2011年8月1日至2012年5月31日)的数据。据德勤会计师事务所的统计,按12个月计算,这一数额至少达到8020万,比上一年增加近300万。

   对比前一任体育装备赞助商阿迪达斯每年1200万的赞助金额,勇士体育每年2500万的赞助费让利物浦在这一收支项目上每年多了1300万的进账。勇士体育的合约从2012年6月1日开始生效,暂时没有在最新版财务报表体现。除此外,总经理伊恩-艾尔继续加大俱乐部商业开发的步伐。2012年7月13日,利物浦与印度尼西亚鹰航空公司签署3年赞助合约,后者成为红军全球官方航空公司。2012年7月25日,雪佛兰成为利物浦最新的官方汽车赞助商,双方签署4年合同。利物浦的全球博彩计划也进行得如火如荼:同年8月,PaddyPower成为利物浦在英国、爱尔兰和意大利地区的博彩代理商;土耳其博彩公司Misli.com也签了4年合作协议,取得利物浦在土耳其的独家代理权;与此同时,博彩赞助商188BET结束了其他4支英超球队的赞助合同,加大与利物浦的合作力度,完成续约,成为红军的全球独家博彩代理。以上5家新增的赞助合同预计每年将带给利物浦1500万左右的收入增长。加上勇士体育的赞助,12/13赛季的商业赞助收入至少比11/12赛季增加2800万。

 

   二、营业成本

   老板亨利崇尚数据管理,他讲求理性、专业、精细的商业准则不可避免将逐步渗入原本充斥着英国传统足球文化、奉行手工作坊式管理的利物浦。企业利润最大化有两大途径:开源和节流。节流并不等于无原则缩减开支。数据化管理会着眼企业各环节的成本支出进行考量,对这些分属不同枝节的花销带来的企业效益进行量化分析,剔除低效的部分,达到节省成本的目的。单纯从财报数据看,被芬威并购后的利物浦的确是少了些无谓的开支,11/12赛季的销售费用和行政管理费用同比上一年度分别下降18.4%和11.7%,总共减少669万。

   员工薪金在利物浦的营业成本中占比最大,这部分支出是芬威集团精简开销的重中之重。通过量化分析,判断球员的竞技价值及其获取的薪酬是否成正比,出售或外租性价比低下的冗员(如拿着高薪的板凳球员和没有太多潜质可挖的青年球员),把省下来的工资支出用在更高效的环节,比如投放到转会市场或续约球队主力。11/12赛季总共有15名球员以不同的方式离开球队(如下表,2人外租,3人解约,3人合同到期,7人外卖),带来接近3000万的薪金削减。与此同时,引进新球员、高管分红提升、球员续约和教练更替等众多因素亦会增加俱乐部的薪水。一加一减,两者相抵,实际上比10/11赛季反而增加了221万(财报显示的10923.1万工资支出指涵盖10个月的数据,若按全年计算约为13107.7万)。

   12/13赛季继续压缩不必要的工资支出,清理队内竞技价值没有达到个人薪酬水准的球员,再加上没有留队意向的库伊特,利物浦共转出9名球员(如下表格所示,三名球员被出售,三人合约到期未续约,两人被外租,一人被解除合同)。这些球员的离去总共能节省1722.5万工资。

   与此同时,引入7位新球员增加了899.1万的工资开销,另外,苏亚雷斯、艾格和斯科特尔等9名球员在12/13赛季先后与球队续约,又增加了一笔工资支出,约524.9万。相对来说,预备队和青训营的人员流动性更大,而且单个球员的工资很低下,单位时间段内因球员离去为俱乐部节省下来的工资数额近似等于新加盟球员增加的工资开销,出入之间互相抵消,故可假设俱乐部一线队以外的所有球员工资总支出没有发生变动。又进一步假设肯尼与罗杰斯两人的教练团队薪资总和近似对等,并且竞技部门体系之外的员工和管理层,甚至每周工作时间在20小时以内的临时工,他们的总体薪酬都保持不变。可得到利物浦12/13赛季的工资大约是12809.2万(13107.7万-1722.5万+899.1万+524.9万)。

 

   三、营业外支出

   营业外支出是指企业发生的与企业日常生产经营活动无直接关系的各项支出。利物浦在这一会计总科目上主要由三部分组成:解约金、新球场建设损失和法律事务支出。在10/11赛季,芬威集团决定废除已花费几年时间和几千万英镑但始终从未正式动工的斯坦利公园球场兴建计划,并把该年度已投入到新球场但因项目废止而无法资本化的共计4961.9万支出(其中4922.6万是新球场减值损失,另外39.3万是球场建设费用)计入该账目。2012-2013年度已不再有此项目带来的损失。而连续两年的法律事务支出都是芬威集团收购利物浦手续费和公堂费的余款,这些款项在2011年已经全部结清,这一账目在12/13赛季也将没有任何支出。

   利物浦在11/12赛季赔付足球总监科莫里以及达格利什的教练团队总共957.9万解约金,上一年同期,他们赔给霍奇森和前任总经理派斯洛的解约金总和也达到838.9万。俱乐部最近几年总有支付大宗解约金的传统,比如,再早之前赔给了贝尼特斯778万的分手费,更早之前则赔付了前任总经理里克-帕里433万。4年共支出约3010万的解约金。管理的混乱和低效可见一斑,本来更该用在转会市场或者商业开发的大笔开支就这样被无谓浪费,实在让人心疼。进入12/13赛季,这一传统开销并没有终止,一张550万的支票付给了斯旺西足球俱乐部,用来支付罗杰斯教练团队的违约金,再加上提前终止乔-科尔合同的300万分手费,总共就有850万。

 

   四、摊销减值费用

   利物浦将球员当做具有一定使用寿命的无形资产,他们的净残值(球员合同到期后的账面价值)应视为零,所以球员身价摊销就等于俱乐部在他们身上花费的转会支出除以他们的签约年限。打比方说,利物浦为得到亨德森总共支付1600万英镑,他的合同年限是5年,从合同生效日起,红军平均每年要在他身上计提320万摊销费用。球员身价摊销即为俱乐部所有球员(一线队、预备队和青训营)的摊销费用总和。2012年利物浦财报的该会计项目总共3375.9万,换算成12个月,则为4051.1万,比2011年增加423.7万。

   12/13赛季,利物浦引进的7名球员总共产生835.2万摊销额,与此同时,转出球员则为俱乐部减少共计559.6万的摊销。再算上11/12年度冬季转会过来的预备队球员艾比、特谢拉和丹尼-沃德的6.5个月折旧费(12/13赛季比11/12赛季平均多计提6.5个月摊销费用),三人合计约31万(他们的转会费用分别是50万、83万和10万,签约年限都是2.5年)。其余预备队或青年队的球员个体身价相比以上三人要低很多,且流动性较大,新加盟球员产生的折旧增加数额几乎与因球员离去而减少的折旧费用相等,可近似把这部分球员的折旧费用在相邻年份之间的变动值看作零。于是得出,2013年利物浦的球员身价摊销总值约4357.7万(4051.1万+835.2万-559.6万+31万)。

   所谓球员身价减值,就是由于一些意外事件的发生,不得不对球员的账面价值进行下调。原因有多种:比如球员受重伤,对身体损害程度太大,严重影响了他们康复后的状态,比起受伤之前的水平有明显下降,举卢卡斯的例子,2007年签约6年,转会费600万,每年折旧费用100万(600万除以6年),到了2011年,卢卡斯的账面价值还有200万(用600万减去4年间平均每年100万的折旧费用即可得出),但是因为受伤,身体状况大不如前,于是根据他的身体各项指标的变动进行量化,人为予以减值处理,假设把卢卡斯的账面价值下调至120万,于是乎,“球员身价减值”这一项就多出了80万(200万减去120万)的费用;又比如球员的竞技表现达不到预期水平(卡罗尔、阿奎拉尼和唐宁),相比为他们支付的转会费用有明显差距,迫使俱乐部会计人员进行相应的账面减值;又或者为球员转会支付的代理费在上一会计年度少算一笔,又或者俱乐部有意调整会计科目损益以减免税收或符合某些官方法定的账目要求,等等。这一账目发生的偶然性太大,一般很少出现。

 

   五、球员转会收益

   球员转会收益,顾名思义就是从出售球员中得到的损益。比如,梅莱雷斯转会利物浦的费用是1150万,红军把他卖给切尔西收到1200万,但是,他带来的转会收益并不是50万。因为他签约利物浦的合同年限是4年,所以利物浦每年要在他身上计提287.5万的折旧摊销费用。他在2010年8月29日来到利物浦,2011年8月31日转投切尔西,总共在红军呆了367天,也就是说,他离开利物浦的时候账面价值是860.9万(1150万-287.5万×367天÷365天)。所以,利物浦在他身上赚取的转会收益是339.1万(1200万-860.9万)。把所有出售球员得到的损益相加就是该年度的球员转会收益。该项目在2011年度收获甚丰,有了托雷斯和马斯切拉诺的高额转会费,俱乐部总共赚了4329.1万。2012年则亏了172.1万(主要来自鲍尔森和孔切斯基),2013年官方估测的亏损值在840万左右(主要来自阿奎拉尼)。

 

   回顾2012,估测2013

   虽然比2011年少了4800多万的营业外支出,营业收入又有所增加,并且营业成本也下降将近三个百分点,但是2012年的亏损额还是比同期多出几百万。原因主要出自“球员转会收益”这一损益项目。2011年通过售卖球员大赚一笔,但这只是虚火,如此幸运的事情多年都不会再现一次。但幸运的背后是无奈,若不是吉列-希克斯大举债务经营无方,也不至于连累球队的成绩,而球队战绩下滑又促使收入停滞不前,甚至萎缩下滑,这又进一步给球队成绩带来负面影响。良禽择木而栖,好球员纷纷选择出逃,碰巧又遇见外行领导内行的切尔西,于是才有了4300多万的转会收益。到了2012年,霍奇森的采购眼光在时隔一年之后让红军埋单,孔切斯基和鲍尔森被仓促打发。

   在2012年财报的基础上,对利物浦2013年的财政状况已在上面段落作了估测,这里再简单总结一下:2013年的比赛日收入和转播收入与2012年相差很小,而商业收入粗略估计增长了2000多万,直接让红军营收历史上首次突破两亿大关;经过又一轮的球员续约、转出和转入后,工资开销略有下调,幅度不超过300万;营业外支出继续向下,下跌近200万;虽然球员摊销费用上涨了300多万,但是在球员身价减值项目上节省了890万;具有时滞效应的球员采购让红军的转会收益持续下行,贝尼特斯和达格利什经手的两名球员阿奎拉尼和查理-亚当联袂为红军送上840万亏损;对于诸如销售费用、管理费用、固定资产减值等难以估测的会计科目,这里把它们2011年和2012年的平均值作为2013年的预估值。

 

   综上可得,虽然2013年的利物浦仍继续存在亏损,但已经比2012年减少约3000万的经营损失,有了明显进步,而且这些亏损很大程度来自国王肯尼与科莫利共同掌权时期的采购失误和用人不当,并未牵扯到俱乐部的其他部门,行政管理依然有条不紊,商业拓展持续节节开花。自从罗杰斯上任以来,转会市场的操作暂时没有出现硬伤,俱乐部的竞技层面也逐步走上正轨。总体而言,红军的财政状况在朝着往上的方向运行。

  

   巨债的历史渊源

   说到利物浦的巨额债务,我们不得不想起两位美国老板吉列-希克斯(以下简称“美国牛仔”)联合执政时期的那段负债累累、资不抵债的黑暗岁月,他们二位可以说是目前利物浦8700万巨债的始作俑者。从下面历年红军债务走势曲线图很容易看到,债务数量在美国牛仔入主后迅速飙升,并连创波峰,如今到了亨利接手之后,貌似有先大跌后再逆势上扬的趋向。

   2006年,也就是收购利物浦的前夕,吉列和希克斯共同出资,在美国达拉斯成立Kop InvestmentLLC(Kop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为方便融资运作,又在避税天堂开曼群岛成立Kop Football (Cayman)Limited(Kop足球开曼有限公司,以下简称“KFCL”),然后于英国利物浦注册了Kop Football (Holdings)Limited(Kop足球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KFHL”)和Kop FootballLimited(Kop足球有限公司,以下简称“KFL”),这两家英国公司成为美国牛仔管控利物浦足球俱乐部(LiverpoolFootball Club and Athletic Grounds Limited,以下简称“LFC”)的直接母公司。

   2007年2月,美国牛仔以5000英镑/股的股本单价,全额收购了所有34823股的普通股,成为LFC的股东。与格雷泽家族收购曼联的手法相同,他们也使用了杠杆收购(用债务而非自有的现金资产收购其他公司)。为完成LFC的收购,他们专门与苏格兰皇家银行(RoyalBank ofScotland,以下简称“RBS”)和美联银行伦敦分行(以下简称“美联”)签订合同,总共从两家银行成功申请2.965亿英镑的信用额度(协议期内可获取贷款的最高金额),并以KFL的名义借了2.45亿巨债——向RBS贷款1亿8375万,其中的1亿7411.5万用于购买LFC普通股,另外850万支付收购过程中产生的律师聘请、会计审核、工商税务登记等手续费用,余款报销美国牛仔和LFC高管在收购期间的差旅费用和商务支出;向美联举债6125万,用于收购LFC在爱尔兰银行的4480万英镑净债务,余款注资LFC的运营预算。

   与格雷泽收购红魔有所不同,LFC的并购使用了短期债务,虽然利率明显更低,但还款压力要大许多,07年2月的贷款,在08年1月就要悉数偿还。美国牛仔当时都很乐观,他们觉得在几个月内用新的长期贷款来轧平这2.45亿短期债务不是难事,缓解借贷压力易如反掌,于是便仓促接受RBS/美联约定的还款日期,想尽快搞定LFC这棵摇钱树。随后,他们的筹资过程一波三折,大部分银行并不认可他们的投资理念,少数愿意贷款的金融机构所开出的贷款条件还远不如RBS/美联。08年1月24日,融资失败的美国老板被迫与RBS/美联签署再融资合同,将还款日期延迟到09年1月24日,利率由最开始的1.5%+3个月LIBOR(即LondonInter Bank OfferedRate,伦敦同业银行拆借利率)上调为3.5%+1年LIBOR。信用额度增加至3.505亿:2.45亿给了KFL,作为偿还收购LFC欠下的债务的展期,另外1.055亿批给LFC用于新球场建设、转会市场及其他日常运作。

   滚雪球债务成为亏损主因

   KFL和KFHL都是皮包公司,除LFC及其子公司外,没有任何收入来源,偿还银行债务的重任落在LFC肩上。虽说当时LFC的营业收入在世界足坛能排名前几,但与这些债务及其巨额利息相比只是小巫见大巫,况且LFC本身也面临着管理成本和球员工资逐年递增的难题,亟需注入更多资金维持。LFC达不到足够偿还实力,收入的增长赶不上运营成本和债务支出的增长,导致亏损,又进一步加大了债务偿还压力,美国牛仔只好进行再融资,多次向RBS/美联申请展期,并动用更上一层的LFC间接母公司KFCL从其他金融机构借来的贷款,以新债还旧债。

   与格雷泽一样,美国牛仔收购利物浦,都是基于未来球队的优异战绩及电视转播合同收入持续攀升的乐观假设之上。他们以为仅凭LFC的未来收入就足够应付杠杆收购产生的银行债务,根本没打算使用自有资产,即使在收购后为LFC注资的钱也是从银行借来的,这就直接导致银行债务越滚越大,而债务支出的增加又进一步恶化LFC的财务状况,这个时候,美国牛仔就更加不愿意注入自己的资金,这又会引发债务继续增长,进入新一轮的恶性循环。

   由于本金和部分利息没有及时偿付,它们又会产生新的利息,再加上多次对RBS/美联进行展期,又会进一步形成新的债务,债务如滚雪球一般,即使经过多次还本付息之后,债务本金不降反升。07年2月至7月,本金就从2.45亿上升至2.462亿,到了08年7月更是上升到2.617亿,虽然09年7月下降到2.34亿,但这仅仅是因为KFCL继续增加来自北美金融机构的贷款金额以新债填补旧债,这直接导致KFHL亏欠KFCL的债务从5824.7万飙升到1.444亿,也就是说,KFHL的总债务(银行债务与母公司债务的总和)从3.2亿上窜至3.79亿。债务增加的速度也在加快!

   07/08赛季是LFC近年来唯一有盈利的年份,利润有1020万,在足球行业算是个很不错的成绩,但是在KFHL超过3500万的年利息支出面前,无疑杯水车薪。即使在那个健康的财政年份,KFHL的亏损仍然超过4000万,其他赛季的成绩就更加不堪入目了,比如08/09赛季的税后亏损达到5280万(其中有1400万的亏损来自LFC,仅占26%),这些亏损大部分源自于美国人为了收购LFC大举借债而带来的巨额利息(08年3650万上升到09年的4010万)。KFHL在2008-2009两年共亏损9500万,其中光利息就支付了7660万。根据企业会计制度,利息补偿率(EBITDA除以利息支出)若低于1.5就意味着公司债务进入警戒线,不能再增加债务。KFHL的这一数值在09年是2740万/4010万,不及0.7,比警戒线还要低一半以上!

   吸血鬼缠身的利物浦

   巨大的利息支出和新球场建设开销吞掉了LFC的大量收入,导致俱乐部亏空严重,这不得不通过借债来填补亏损以维持正常的运营。尽管LFC拥有1.055亿的银行信贷额度,但是它从RBS/美联获得的贷款从未超过该额度的一半(如上图所示的LFC历年金融债务曲线图),一般情况下仅维持在1/3左右的水平,07/08赛季甚至只有五分之一。LFC的大部分借贷源自直接母公司KFL(如下图的KFL与LFC之间的红色箭头与蓝色箭头所示),这些贷款的其中一部分来自于RBS/美联提供给KFL的借贷,另一部分则是KFCL将其在北美地区的负债注资给KFL。KFL收取LFC高达10%的利息,而RBS/美联贷给KFL的利率只是LIBOR+3.5%或LIBOR+4.5%,最高峰也不过LIBOR+5%,北美金融机构给KFCL的贷款利率更是低至5.6%。也就是说,LFC不单要为自身的债务承担责任,还要为KFL和KFCL的银行负债偿还本金并支付利息,而在过程中,还要被两家母公司赚了一笔利息差。

   如上图所示:KFCL通过KFHL将借债注入KFL,收取KFHL百分之十的利息,而KFHL也向KFL收取等额利息,KFHL没有任何损益;KFL从KFHL借来资金偿还RBS/美联的贷款,虽然要上缴KFHL多达10%的利息,但由于这些资金的大部分都借给了LFC,所以这些利息大多由LFC承担,即使剩下那一小部分借款的10%利息由KFL直接支付给KFHL,实质上,这些钱也是LFC的收入。也就是说,KFCL的负债全额由LFC承担,直到亨利收购LFC为止,同理,在亨利出手清偿债务之前,KFL偿还银行的资金也基本是LFC的营收(其中也包括通过售卖球员赚来的转会利润,导致利物浦在转会市场捉襟见肘)。

   正因为要同时应对集团内部三家公司的金融债务,从2007年2月到2010年三年多的时间,LFC总共支出了8530万利息,平均一年超过2500万,如果算上偿还的本金,这个数目将更加庞大!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在2007年之前,LFC从未有超过200万的年利息支出。假若单单只计算LFC自身的银行债务,美国牛仔执政期间,利物浦理论上总共只需支付925万的利息(如下图所示),与实际的支付值相差了7600多万!即使将全部1.055亿的银行额度悉数用完,每年的利息支出也不会超过900万,与实际支付的利息也有5000-6000万的差距。如果将这些节省下来的资金投入到转会市场,即使把贝尼特斯看上的巴里、约维蒂奇和阿尔维斯打包买入,再为阿隆索提供一份高薪水的续约合同,也绰绰有余!

   扩充球队阵容,修建新体育场,美国牛仔在收购之前做出的承诺一个都没有兑现,倒是让利物浦经历一次次的大出血。

   亨利入主后的债务管理

   尽管LFC一直努力还债,即便到了还款日,债务本金也未见减少,美国牛仔多次向银行申请推后还款日。09年7月24日又再次展期,此时的LFC已是强弩之末,连展期产生300多万银行手续费都还不了。于是这部分费用加上原来的负债,从2.34亿变成2.37亿(即KFL和LFC银行债务的总和)。两家银行希望美国牛仔能有足够的时间去售卖其他资产以偿还债务,或者吸引新的股本投资以便提升还款能力,也多次批准展期。从09年7月到10年4月期间,美国牛仔前后总共展期6次,但是到了10年4月15日,他们继续要求将还款日延后,债务本金依然维持在2.37亿。忍无可忍的RBS下了最后通牒,如果6个月内不能把本金减少1亿,只有两条路:1、债转股,银行变为LFC主人;2、六个月内卖掉LFC,用出售俱乐部换来的钱还债。牛仔选择了后者。

   为了有效监督出售过程,RBS任命马丁-布劳顿为KFHL/KFL的主席及常务董事。出售事宜全权由KFHL/KFL董事会的5名成员决定,除了马丁-布劳顿外,还有美国牛仔、总经理派斯洛和时任商业总监伊恩-艾尔。此后,美国牛仔意图进行股权融资,但在出售LFC部分股权给Rhone集团和黑石集团分公司GSO的事情上接连失败。眼见偿还1亿本金基本无望,他们再次要求展期。在当时恶劣经济环境及利物浦糟糕战绩的双重条件下,RBS对LFC的评估报告显示,时间越往后,LFC的市价将越往下走,售价极有可能还抵不上债务,如果再次展期后融资失败,过了偿还期限,LFC就要接受政府托管,这将进一步压低LFC的售价。牛仔继续展期以赢取更高售价的提议当即被否决。

   2010年10月6日,布劳顿签订协议,将美国牛仔手中的LFC股份全数卖给芬威集团子公司UKSV控股。芬威偿还了所有美国牛仔用于收购LFC欠下的2亿银行债务(1.5亿给RBS,5000万给美联),再多交595.6万利息,将剩余新球场建设专用的3700多万债务展期,并另外为LFC提供3020万无息贷款。2011年9月,LFC另从RBS、巴克莱和美国银行获得总共1.2亿的信用额度,并动用其中的6989.3万(3775万对牛仔时期的债务再次展期,作为翻新安菲尔德球场的专款,另外3214万是运营资金,主要用来收购球员)。利物浦的银行债务因此上升了3214万,加上UKSV的2220万无息贷款(上一年度是3020万,减少的800万通过债转股变成股本金),再减去492.3万的现金资产,俱乐部净债务就是最新财报所示的8717万。

   亨利收购利物浦用的全是自家的钱,没有带来任何金融债务,利物浦只需要负担自身的银行债务,而且不用俱乐部资产作抵押。11/12赛季俱乐部总共支付了368.8万利息,远低于牛仔时期2500-3000万的年均付息额。UKSV控股的贷款无需利息,比起前任母公司KFL动辄收取10%的利息,又进一步减缓利物浦的债务支付压力,用368.8万利息除以总债务9209.3万(银行债务6989.3万和母公司债务2220万的总和),可以得到11/12赛季十个月的实际债务利率仅刚过4%,折合年利率为4.8%,如果只计算用于偿还银行债务的利息,实际利率将更低。

 

   结语:

   2012年8月,母公司UKSV控股为利物浦增加4680万无息贷款,偿还了6989万债务中的大部分借贷本金,牛仔时期留下的所有银行债务终于得到彻底解除。虽然利物浦的总债务数额没有多大变化,但是无息贷款的比重占了四分之三,银行债务跌至2309万,不及上年同期的1/3,年利息支出势必随之大幅下滑。如今,用于翻修安菲尔德球场的债务,它的债主变成不收取分文利息的芬威集团。与此同时,告别了混乱的营运管理后,俱乐部不会再有无谓的巨额营业外支出。

   从13/14赛季开始,利物浦将从英超联盟最新的电视转播合同中每年增收2500-3000万的转播得益,虽然失去欧联杯的参赛资格带来500万左右的损失,但总体电视转播收入将至少增长2000万以上。在成功与啤酒赞助商嘉士伯续约后,利物浦又迎来新的商业合作伙伴——印度智能移动终端品牌XOLO、德国户外第一品牌狼爪、EASPORT以及全球领先的咖啡和烘焙食品连锁品牌唐恩都乐。锐意进取的商业开发部重点选择了利物浦球迷群体数量庞大的亚洲地区进行更深入的大量商业合作及相关营销活动,通过提升俱乐部的美誉度和知名度,寻求更多的盈利增长点。

   在内部运作管理和外部商业开发齐头并进的情况下,利物浦的财政收支状况将得到显著改善,结束亏损,进入盈利,指日可待。创造新高的营业收入将为球队的竞技成绩带来某种程度的促进,但若要为商业增长进一步添加新的动力,球场上的良好战绩才是关键。现在,就把未完成的任务交给罗杰斯和他的小伙伴们吧。

足球在线直播
上一篇:不莱梅的变阵为何失败  下一篇:没有了
高清图:科斯塔进球致敬坠机队 阿圭罗染红傻眼 在伊蒂哈德球场,切尔西有惊无险的拿到了八连胜,虽然孔蒂的球队继续赢球,也在积分榜上确立了4分的领先优势,但是不得不说,加... [更多]
高清图:米兰锋霸聆听球迷欢呼 苏索霸气庆破门 如果说本赛季米兰战绩出色的最大功臣是锋线上的苏索和博纳文图拉这两条大腿的话,那么本场比赛之前米兰进攻上仅有的问题则是在... [更多]
图赫尔:罗伊斯伤愈还需要时间 恐怖的大面积伤病让多特蒙德近期各条战线的表现都不算给力。上周四,德国媒体纷纷报道,球队核心罗伊斯开始与球队进行合练。近日,多特蒙德主帅... [更多]
西甲官方发布新赛季赛程,国家德比将于11月上演。 北京时间7月15日,西甲官方公布了2016/2017赛季赛程。新赛季将在西班牙时间8月20日迎来揭幕战,次年5月21日结束最后一轮的比赛。... [更多]
视频-2016中超颁奖典礼 高拉特获年度最佳球员 2016中超颁奖:高拉特包揽金球金靴 北京时间11月5日,2016中超颁奖典礼上,恒大球星高拉特荣膺MVP和最佳射手两项荣誉,也成为本赛季的最... [更多]
T0P10新闻 更多>>
焦点赛事直播更多>>